中国乞丐乞讨方式奇葩怪异!沙特乞丐年收入高达13亿元!

中国乞丐乞讨方式奇葩怪异!沙特乞丐年收入高达13亿元!

中国乞丐比沙特乞丐差远了,中国乞丐乞讨方式奇葩怪异!沙特乞丐年收入高达13亿元!
中国日报网6月2日电 在沙特阿拉伯,乞丐已成为一项有利可图的行业,即便是最懒惰的人也能挣到可观的收入。在该行业的背后是一群有构造的犯罪团伙,他们正大量地把持妇女和儿童作为赢利工具。
《沙特阿拉伯消息》(Saudi Gazette report)网站报道,沙特阿拉伯本地慈善机构,阿尔瓦利德慈善基金会(Alwaleed Philanthropie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乞丐们每年可获约7亿多沙特里亚尔(约合人民币13亿元)的收入。该声明还表示,乞讨问题还与帮派团伙、药物上瘾有关。
沙特阿拉伯并非是个例,无论国家敷裕与否,乞讨问题是国际通病。为了获得所需,不少乞讨者会使用一些手段引起别人同情,如编故事,穿得破破烂烂,或是假装残疾等。
本地媒体表示,乞丐行业对付沙特社会是一种要挟。局部乞丐会“强卖”干净车窗、提购物袋等办事给本地居民,以换取酬报。
乞讨者普及沙特阿拉伯王国的巨细城镇。自5月末,在利雅得,至少255人因乞讨而被拘系。其中网罗56名男性,124名女性和75名儿童。
“我们不能再容忍乞丐团伙,他们给国家经济和安然带来的风险是无法想象的,”利雅得警方的一名讲话人表示,“任何人都可以向警局揭破乞丐聚众地点。”
沙特当局保证,在核实身份背景后,当局将支撑真正有必要的人民。然而,有些人把持乞讨来敏捷致富,他们必需受到执法的制裁。
沙特当局建议人们经由过程合法的慈善构造来奉献爱心。由于把钱给街上的乞丐,问题也得不到处理。每年,沙特都市拘系上千乞讨者,其中大多数是外国人。
中国乞丐比沙特乞丐差远了,中国乞丐乞讨方式奇葩怪异!沙特乞丐年收入高达13亿元!
揭秘:职业乞丐的6大乞讨方法
每年春节前夜,良多都市都市出现比日常平常更多的职业乞丐,这大概算是我们都市里的另类风光吧。职业乞丐存在缘故缘由是多方面的,据一份社会查询拜候报告表示:最多的一类人是出于贫穷,他们不息糊口在社会底层,天灾,疾病,失业,或者俄然遭到变故,任何一种不幸就足以彻底把他们抛向无助的境地,而不幸沦为乞丐。退职业乞讨者中,由于贫困、残疾、疾病致困的,仍然占绝大多数,他们乞讨的目的不是维持生计,而是为了治病、后世念书等。固然,职业乞丐众生中免不了良多是好逸恶劳,坐收渔利者,甚至有借乞讨之名行骗之徒。当今世上,任何一个国家和都市都不成能杜绝乞丐,只是数目有多有少罢了。固然,处理乞丐问题的最根柢出路,就是要健全和完满社会保障机制,让社会保障的搜集笼盖从都市到农村的每寸土地,给每小我都供给最根基的糊口保证。
清点八门五花的乞讨编制,老图的神色是沉重的:无论出于何种缘故缘由,何种目的,乞讨的人都是没有任何庄严的糊口,即使从行乞获得较大的收益者,也须付出辱没庄严,损失体面的庞大本钱…..呵,假设某一天你撞上了某个乞丐,您可以予以同情给以施舍,您也完全可以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急忙离去。可是,伴侣我信托您会同老图一样不会计较他们的骚扰,让他们自由地讨一点可怜的糊口去吧。
中国乞丐比沙特乞丐差远了,中国乞丐乞讨方式奇葩怪异!沙特乞丐年收入高达13亿元!
一、卖艺式:
地下甬道是他们的“舞台”
“发奋图强”的陌头“书法家”
穿“县官官服”的职业乞丐,在各个摊点、商铺、手拿快板,嘴里不竭的念着什么话,老板若是不给钱就是不息不走,为不影响生意,就只好给一块或者几块打发他走人。
  这类人大多是残疾人,在被不雅观不雅观察的职业乞讨人员中,卖艺乞讨人员中也有一些安康人,这局部身体安康的人中多数是好逸恶劳,不务正业者。
中国乞丐比沙特乞丐差远了,中国乞丐乞讨方式奇葩怪异!沙特乞丐年收入高达13亿元
二、示残、示疾式:
这位乞丐的讨钱姿态“功夫”怪异,其伤残也令人思疑
这情态确实令人可怜
这种被拖着的乞丐就太夸大了,也太假了吧
这类人经由过程展现本身的伤残或疾病来博得行人同情与施舍,这其中,也不乏安康人假装成残疾人行骗者。
中国乞丐比沙特乞丐差远了,中国乞丐乞讨方式奇葩怪异!沙特乞丐年收入高达13亿元!
三、示弱式:
这对自称父女的乞丐,偶尔停下来扳谈时,马上就能看到小女孩弥漫着童真的笑脸。
“妊妇乞丐”往往以被丈夫抛弃或丈夫亡故为理由乞讨
小乞丐:不给钱我就永久跟着你走……
  这类人员多数是经由过程展现本身的老、弱、妇、幼等人类懦弱的一面来乞讨财物,尤其是小孩往往缠着外国人停止乞讨,是今朝多数邑存在的较常见的乞讨编制。
中国乞丐比沙特乞丐差远了,中国乞丐乞讨方式奇葩怪异!沙特乞丐年收入高达13亿元!
四、不凡启事式:
未成年人的乞讨者随意引起路人的同情
自称家庭贫困无钱肄业的“女门生”
她在地上摆上一系讨钱工具,等待着好心人的施舍
磕头出血?!
 这类人员经由过程各种砌词,多以“起诉无门”、家乡产生特大的天然劫难、肄业无钱、家庭成员患沉?或哭诉八门五花的坚苦等情势来吸引市民注意、乞讨钱财。这类人员斗劲复杂,大多也真假难辨。
中国乞丐比沙特乞丐差远了,中国乞丐乞讨方式奇葩怪异!沙特乞丐年收入高达13亿元!
五、耍赖式:
小女孩死抱着行人的腿行乞
这个小乞丐乘行人不注意俄然抱腿
强抱老外大腿
冒着生命危险跪在无邪车道上强行乞讨
这类耍赖式乞讨编制斗劲极端,也受求全谴责较多。乞讨者主若是经由过程无赖的手段,如拦截车辆、开车门、擦车、抱脚、卖花(女孩为主)等停止乞讨,在外国人收支频仍的都市地段较为常见。
中国乞丐比沙特乞丐差远了,中国乞丐乞讨方式奇葩怪异!沙特乞丐年收入高达13亿元!
六、前卫式:

人物 一个街头跑步少女,跑过之后留下的是……



  

  

  在中国大都市的街头,总是冷漠的,无论多么鲜艳的建筑,都被灰色的雾霾蒙着,像落满灰尘的西洋画,画的时候喜笑颜开,一旦挂在那里,就被遗忘了似得,了无生趣。

  济南深秋的街头,也是这样的黯淡,可总会看到一个拎着旧木箱跑步的街头少女,习惯性的帽衫罩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脸。

  她跑过落满梧桐叶子的人行道、跑过满是裂纹的水泥小巷、跑过街角那根旧旧的隔离墩、跑过那个守在同心圆里面的1984年的下水道铸铁井盖。

  她拎着的那个木箱子旧旧的,里面是什么?难道是那个满是武器的天下第一兵器?还是她赖以谋生的某一件设计精巧充满机械感的仪器?

  当她跑着跑着,忽然就被什么吸引,她停下脚步,仔细端详着,然后,慢慢的蹲下来,打开那个木头箱子。。。。。

  

  

  哦??原来是装满彩色粉笔的木头箱子,这是街头的无人僻静处,那些来去匆匆的都市人,从来都没有仰望过天空,也从来没有凝视过街角。

  她是一个会魔法的少女,她总是在你们不注意的地方,种出来惊喜。

  这三个野草头的小男孩,两个在聊天,一个被冷落的有些小脾气。

  

  站在铁链上还歌唱的鸟儿

  

  给心上人送去惊喜的小老鼠,还贴心的写着“NO CATS”

  

  一条羡慕着平凡生活的恶龙

  

  孤单的自己玩着自己尾巴的绿蜥蜴

  

  粉红猪在天上飞呀飞呀,来看望被囚禁的好友小绿妖。

  

  一个自闭症小老鼠,开了门偷窥着街头快乐的去上学的小伙伴。

  

  你压着我的头了!!!!!!我可是瑞格微世界派来的恶魔哦!

  

  我的小心肝儿,安心的睡吧,睡在我的花蕊里。

  

  来呀,来呀,我用小蚯蚓来撩骚你,爱我就来上钩吧。

  

  我不开心,我不开心,你揪着我的头发了!!!!

  

  请让一下,让绅士先走!

  

  爸爸、爸爸、陪我们一起打扑克吧!

  

  妈蛋!!!!欺负我儿子的那只丑猫咪在哪?!

  

  妈妈,妈妈,我钓到一条大鱼?!!!

  

  刚好这里有一只红色的桶,顶着玩一玩!!!!

  

  

  她画的每一幅在街头的画,都像是一幕童话剧,无论画的是什么,都是萌萌的,给人暖暖的感觉。

  在这个冷漠无情充斥着叮叮当当铜钱味儿的时代,在都市冷漠无情陌生可怕的街头,当你一转角,低头看到这一个彩色的,仿佛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粉笔画,是不是有那么一瞬间,被暖到?!

  她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济南女孩儿,喜欢上这一种极其小众的美术,这种美术不能去参加什么评奖,也不能当成商品来售卖,也不像大幅涂鸦具有商业价值,但她依然坚持着这样一种属于自己的、貌似无用的爱好。

  当所有人,包括家人都在反对她的时候,她依旧坚持着,坚持了五年。直到有一天,任何反对都抵不过爱的时候,她终于得到了家人的认可。

  绘画是一种说不出的心境,在她的世界里,整个世界都变得轻盈,如同,爱丽丝的仙境。

  让我们听听这个拎着旧木箱跑步的街头少女的自白吧:

  说是街头文化,我希望你能知道的是,这并不是多么遥远,多么叛逆,多么不靠谱的事儿,只要你喜欢,它就是你的生活。我是彦婷,一个喜爱跑步,登山,滑雪,速降的女孩,我来自街头。

 

 

 

【荷兰代尔夫特】 你看到的我是蓝色的



如果要在脑中构想一副足够田园的画面,会有哪些要素呢?房屋,河流,蓝天,白云,牧场,风车。小的时候美术课上总会用最简单的线条描绘这样的乡村田园风光,然而长大了才惊喜的发现,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存在,就在欧洲,就在风车吱吱呀呀旋转的荷兰。这样的美景很简单,然而越是简单纯粹的风光越能打动我们时常感到焦虑和疲惫的心,而真实的荷兰却比纸上绘出的精致许多,这里带给旅人的惊喜之处就在于,他是简单和精致的结合体,令人流连忘返,难以忘怀。


 

荷兰的精致似乎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融入了这块土地的细枝末节,连游人不常光顾的小城也是如此。代尔夫特就是这样一个地方,这座小城在海牙和鹿特丹之间,因为有着两座高等学府所以又被称为知识之城。荷兰本就历史悠久,从海上马车夫的征伐到如今沉淀了岁月之后的从容大气,让这座小城独具气质。从世纪开始,几百年的时间里代尔夫特将古老的运河和石拱桥凝聚成独属于这里的田园气息,这里的风景就像这里出产的蓝陶一样精致。在这座多年的小城深处,能跟着古老的运河回溯历史,和相爱的人牵手走过别致的石拱桥,身边有静静的流水和葱绿的大树,有偶尔嬉戏而过的水鸭,低头便是角落里都盛开着的色彩缤纷的花朵,当然还有弥漫在空气里的郁金香香气,映衬着湛蓝的无需滤镜修饰的纯净天空,一切都是安静而美丽。


 

漫步荷兰代尔夫特,走过老教堂,新教堂,市政厅……代尔夫特当真是一个干净清爽的小城,没有太多嘈杂的属于现代城市的噪音和车水马龙的喧嚣,有的是广场上不时传来的动听的钟声,让这座倒映在运河中的古城又多了几分悠扬的味道。有大街小巷充满奇思妙想的精美店铺,还有点缀在门口和路边的花花草草。即使是小街小巷走进去,也总能发现不一样的惊喜和景致。古老斑驳的墙壁上留下的是岁月的痕迹,点点滴滴的细节都能透露出这里的居民对于生活的热爱。是属于生活的味道,可是这里的人们好像真的把生活过成了一首小诗,缱绻又恬静。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能一直留在这样的小城里生活,看云卷云舒,日出日落,好不惬意。


 

 

为这座小城平添诸多色彩的除了这里悠久的历史,精致的景色,深厚的文化积淀,当然还有这里最具有特色的蓝陶工艺制品了。荷兰代尔夫特蓝陶厂是世纪的时候,因为荷兰东印度公司带回的中国瓷器风靡荷兰而在本土应运而生的生产厂。当时中国的青花瓷因着具有鲜明特色的蓝白色调设计使人眼前一亮,受到欧洲人尤其是是皇室的欢迎,所以在那之后荷兰的制陶工匠们使用当地的黏土重制中国瓷器并加入自己的设计,就有了现在的代尔夫特蓝陶。在年的时候荷兰王室就将该工厂更名为皇家代尔夫特蓝陶工厂。虽然已经是现代工业相当发达的时代,但是这里的每一件陶瓷仍旧是传统手绘制作,极其精美细致的图案被用心勾勒,即使是体积很小的瓷器物件上也能见到栩栩如生的图画,有着青花瓷的味道,更有着荷兰这方土地独特的风情和韵味。而且来到这里的游客也可自己体验制作蓝陶的过程,带上一件自己亲手绘制的蓝陶回去,应该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了。

 


 世外桃源的一样的地方,“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诗意生活好像在荷兰的代尔夫特完全能够实现。因为这里的蓝天,这里的蓝陶,代尔夫特给人一种带着蓝色宁静气质的感觉,这种蓝调气质与忧郁无关,而是一种宁静致远的怡人惬意。“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远方的诗和田野。”而这样的生活,就在荷兰的代尔夫特了。




 

 

 

 

 

 

 

版纳的冬季 繁花似锦



  北风萧瑟,似一个张牙舞爪的大魔王,撕碎了本就在晚秋寒意中瑟瑟发抖的几朵凋敝小花。再加上这接连多日的雾霾,灰蒙蒙的天气,了无生机,甚至连呼吸都成了奢侈,心中是否多了几分惆怅不悦?

  双目微闭,那恍如昨日铺天盖地的花束,那生机勃勃枝繁叶茂的花丛,那些缤纷的颜色……可人的小花是不是再一次梦一般的忽然出现,睁眼,却又倏忽消失。若即若离的感觉着实不那么好受!来吧!这一次不再是梦,不再是无聊的幻想,准备收拾好你的行囊,放松你的心情,带上你年轻的朝气,开着你的车,来西双版纳植物园欣赏这盛世繁花吧!

  这一树繁花,这时开的正旺。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伫立树下,美不胜收。你知道吗?她的名字更美――紫花风铃木,正应了这璀璨美景。紫蓝色的风铃花冠一束束簇拥着,犹如编织了一个紫蓝色的可人风铃,冬季正是她的花季,花多叶少,又好像一个撑着被绿色点缀的紫蓝色花伞的江南姑娘,含蓄而热烈地拥抱每一个驻足的游人。

  这时的你,定会呆呆的站在树下,望着这艳而不俗的怒放,睁大了瞳孔。于是,这不一样的美丽便会深深的刻在你的眸子里。望着这满树繁花,那凛冽呼啸的北风,那糟糕的空气,在此时此地,都已经不复存在,你要做的,就是遂了心的方向,一步一步,朝着更繁盛的花树奔去。

  紫花风铃木是南美洲的花木,她生在南美洲,如今却长在了与我们咫尺的西双版纳,美景如斯。我们不需要跨越整整一个大洋去欣赏她的美丽,我们只需要简简单单的一次短途旅行,便可以在大好云南的西双版纳植物园领略到这来自异域的美丽,来自南美洲的冬季的蓬勃,好似置身于大好春光的生机勃勃。

  这一定会是一场终身难忘的旅行,忘却北方呼啸的寒风,扔掉为了抵御雾霾准备的一摞口罩,收拾好心情,开起你的车,来一场说走就走的自驾旅行吧!那一树繁花,定是你在这摧枯拉朽的阴霾冬日中最撩人的一幕。

  从北方驱车而来的你,洗涤一路的灵魂,停车驻足,一树繁花,不紧不慢,开在这骄人盛世。

  这一树繁花,这时开的正旺。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伫立树下,美不胜收。你知道吗?她的名字更美――紫花风铃木,正应了这璀璨美景。紫花风铃木,学名Handroanthus impetiginosus,隶属于紫葳科风铃木属,原产美洲,是巴拉圭的国树。这是一种落叶乔木,掌状复叶,在冬季落叶后开花,花量极大,有人甚至描述为“一棵开花的树”。

 
 

 

 

 
« Older Entries